,奔腾的古河

- 编辑:admin -

,奔腾的古河

击向魔猿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半圣法杖与魔猿的拳头,碰撞了一下,将魔猿打得连退十多步,就连手指骨头都断了三根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修为,本来就比魔猿深厚,再加上拥有一根半圣法杖,简直如虎添翼,自然轻而易举就将魔猿击退。
 
    “哈哈!张若尘,这一头畜生,就是你的底牌吗?就凭你们,也想暗算老夫?偷袭暗算的手段,老夫在一百年前就已经干过,你还太嫩了!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虽然性格暴躁,却十分精明,张若尘已经算计过了他一次,想要再算计他第二次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 
    “嗷!”
 
    魔猿暴怒,大吼一声,向前狂奔出去,到达神骸法王的身前,再次出手,向神骸法王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它的全身,散发出黑色魔光,充满毁灭性的力量。
 
    “找死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眼神冷锐,将全身法力,完全注入半圣法杖。
 
    法杖的表面,浮现出一层白色的虚影,变得足有碗口粗,十丈长,向魔猿挥了过去,击在魔猿的胸口。
 
    这一次,魔猿直接被打得飞了出去,落到百丈之外,庞大的身躯,压断了一大片古树,发出咔啪的声音。
 
    张若尘冲在前方,回头看了一眼,瞳孔一缩:“这老家伙的实力真是恐怖,估计都已经快要达到鱼龙第三变。”
 
    又过去一个呼吸的时间,张若尘终于到达圣阵的阵眼位置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紧随其后,追了上来,厉声道:“你想要用圣阵来对付我吗?我对圣阵的了解,胜你十倍。在我到达裂阴山下的时候,就已经发现圣阵没有完全损毁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看穿了张若尘的目的,将半圣法杖猛然劈了下去。
 
    一股强大的法力,在法杖上面涌动,化为一条法力瀑布,每一道法力都像是一条水流,像是要碾碎整座裂阴山。
 
    张若尘知道挡不住这一击,立即调动空间之力,施展出空间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的法杖,击在阵眼上面,发出一声轰响。
 
    圣阵的阵眼,完全摧毁,就连方圆十丈之内的地面,也被打得四分五裂。
 
    施展出空间挪移,张若尘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神骸法王的身后。他双手持剑,将圣剑搭得平直,人随剑走,犹如流星一般,刺向神骸法王的背心。
 
    “哧!”
 
    圣剑破开神骸法王的防御,刺进血肉,鲜血如注般从他的体内涌出来。
 
    剑尖,一寸寸的刺进去……
 
    神骸法王紧咬牙齿,双手捏紧,腹部的位置,出现一团青色光芒。
 
    下一刻,一股强大的木属性力量,从他的体内涌出,撞击在圣剑之上,将张若尘击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两人,同时后退。
 
    “那是什么力量?”
 
    张若尘以剑撑住身体,感觉全身骨骼都被那一股力量震得错位,双腿和双手都有些发软,一丝力量也提不起来。
 
    若不是有龙珠护体,刚才那一击,就能将张若尘体内的数百块骨头击碎成粉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也不好受,他的背部,被圣剑刺出一道深深的口子。
 
    一股携带着圣力的剑气,在他体内乱窜,不断破坏他的血脉、骨骼、五脏。现在,他也只能使用法力,强行压制。
 
    “看来真的不应该和张若尘近距离战斗,的确很容易被他暗算。刚才,他到底使用了什么身法,居然凭空出现在我的身后?”
 
    两人相互对峙,没有立即再出手。
 
    张若尘眯着眼睛盯着神骸法王,道:“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力量?以你的修为,不可能有那么强大的法力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并不回答,反问:“你刚才使用的又是什么身法?”
 
    张若尘也不回答,笑了笑,服下一枚疗伤丹药,运转真气,开始疗伤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也没有出手,立即调动法力,想要将体内的那一股剑气化解。
 
    在神骸法王运转法力的时候,张若尘施展出天眼,向他望过去,只见神骸法王的腹部位置,竟然悬浮着一团青色的光华。
 
    先前,那一股强大的木属性力量,就是从那一团青色光华中爆发出来。
 
    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思索的时候,突然,眉心的气海,传来一股剧烈的波动。
 
    一幅图卷,悬浮在气海的中心,散发出一圈圈光波。
 
    乾坤神木图。
 
    卷轴逐渐打开,立了起来,呈现出一幅宏伟的画卷世界。
 
    画卷中,那一株接天神木,就像是活了过来,竟然开始呼吸吐纳,如同一个修行者。
 
    侵入张若尘身体的那一股木属性力量,在一瞬间,就被接天神木吸得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神骸法王体内的那一团青色光华,与接天神木有什么关系?要不然,乾坤神木图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异动?”
 
    自从得到乾坤神木图,张若尘只知道这是一件时空宝物,可以将武者和蛮兽的武魂收入其中,但是,活物,却无法收入图卷世界。
 
    只有小黑除外。
 
    因为,小黑曾经被乾坤神木图封印了十万年。
 
    现在,乾坤神木图终于有了一些变化,让张若尘立即欣喜不已。
 
    要知道,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已经变得越来小,根据张若尘的推算,大概还能支持他修炼一年,就会耗尽所有能量,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拥有时空晶石,能够让张若尘多出三倍时间。
 
    正是因为多出三倍时间,才让张若尘有机会追赶上别的顶尖天才,甚至追赶上池瑶。
 
    若是时空晶石消失,张若尘就必须寻找新的时空宝物。
 
    本来,张若尘是盯上了天轮印,只可惜混沌万界山的高手太多,以他现在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得到天轮印。
 
    若是能够打开乾坤神木图的世界空间,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,足以用来代替时空晶石。
 
    乾坤神木图,肯定比时空晶石更加珍贵,对张若尘的修炼帮助更大。
 
    “无论如何,一定要得到神骸法王体内的那一件宝物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地,心中闪出无数个念头,顾不得身上的伤势,立即调动精神力,唤来一道碗口粗的雷电,向神骸法王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趁他病,要他命。
 
    就是要在神骸法王还没有恢复伤势的时候,张若尘才有机会,将他镇杀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魔猿也再次冲了上来,向神骸法王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魔猿的肉身十分强大,虽然先前被神骸法王重创,现在却依旧相当凶悍,逼得神骸法王不得不出手还击,连退走的机会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可恶,张若尘到底是什么来头,不仅可以调动火焰之力,还能调动雷电之力。”神骸法王一边压制伤势,一边还击。
 
  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昆仑界的那些精神力大师,与五行墟界的法师有一些相似之处,当然,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。
 
    大道三千,殊途同归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精神力,操控天地灵气,不断转化为雷电之力,化为一道道粗壮的电光,向神骸法王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(稍后还有一章,时间较晚,欢迎大家关注飞天鱼微信公众账号,微信号:feitianyu5)
 
 426.第426章 本源之气
 
    在张若尘和魔猿联手攻击之下,神骸法王的伤势,不断加重,反应速度也缓慢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不行,这样下去,一定会被他们耗死。没想到张若尘这个小辈,竟然如此难缠,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死在他的手中,并不冤枉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面沉如铁,略微思索,心中就有了策略,一边抵挡魔猿和雷电的攻击,一边向张若尘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只要杀死了张若尘,就能解除危机。
 
    就在神骸法王冲到张若尘的三步之内的时候,张若尘依旧还是盘坐在地,没有站起身来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给我去死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挥起半圣法阵,将全身力量调动起来,向张若尘的头顶劈下去。
 
   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右手快速抬起,伸出一根手指,向着神骸法王划了过去,“空间裂缝。”
 
    凭空之间,神骸法王身前的空间被撕裂,化为一轮混沌的裂缝,将他手中的半圣法杖吞了进去,就连他的头颅,也被空间切断。
 
    如此近的距离,神骸法王就连躲避的机会也没有。
 
    空间裂缝合上,一切归于平静,地上,只剩一具无头尸,向后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魔猿怒吼了一声,冲了过去,就想一拳将神骸法王的尸体打烂。
 
    “住手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呵斥了一声,随后,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神骸法王的尸身的腹部位置,飞出一团青色的光雾,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木属性力量。
 
    以那一团光雾为中心,周围的花草树木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。就连刚刚冒出嫩芽的小草,也很快就长得足有半人高。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这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气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见识很广,曾经读过无数书籍,所以,才会有这样的猜测。
 
    每一座世界,皆有本源之气。
 
    下等墟界,中等墟界,上等墟界,甚至昆仑界,都有本源之气。
 
    世界越是巨大,越是稳定,本源之气就越是浓厚。
 
    当本源之气强大到一定程度,甚至能够产生出灵智,化为“世界之灵”,可以左右那一座世界中的一切事物。
 
    对于一个世界的人类来说,本源之气就是创世神,就是天道,就是福泽、因果、气运,就是冥冥之中的规则。
 
    本源之气不同,世界的规则,也就不一样。
 
    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气,一共由五股力量汇聚而成,分别代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
 
    五行墟界的五件灵宝,黄金神芝、黑水琉璃晶、紫云沉香木、灵火之源、养圣血土,就是吸收这五种本源之气孕育而成。
 
    神骸法王得到的就是五行墟界的木灵本源之气,掌握了五行墟界五分之一的气运。
 
    在张若尘多次试探之后,终于可以确定,那一团青色光雾,就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气的一分部。
 
    “神骸法王应该是刚得到木灵本源之气不久,还没有将它完全降服,要不然的话,他就能调动五行墟界的部分力量为己用,不用吹灰之力就能将我杀死。”
 
    神骸法王也的确够倒霉,若不是五行墟界被昆仑的圣者发现,若不是他死在张若尘的手中,以他得到本源之气的优势,将来很有可能达到半圣境界,成为五行墟界的传奇。
 
    若是那样,他就是五行墟界的“本源之子”,也可被称为“真命天子”,可以号令整个五行墟界的一切生灵。
 
    当然,现在说这些,已经为时已晚。
 
    “既然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气,一旦将它炼化,足以让我的武魂达到半圣的级别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,小心翼翼向那一团青色的光雾走过去,双手张开,快速运转真气,准备擒拿那一团木灵本源之气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木灵本源之气,猛烈颤抖了一下,飞出一道青色光华,击向张若尘。
 
    看似只是一道光芒,可是在张若尘看来,却像是一个世界向他撞击过来,似乎要压碎他的武魂。
 
    张若尘脑袋疼痛欲裂,双眼发黑,那种感觉,让人痛不欲生。
 
    本源之气,对自身世界中的人类,也未必有善意,更何况是张若尘这一个外来者?
 
    张若尘想要镇压它,它感受到敌意,立即就发起反击。
 
    即便只是下等墟界的本源之气,也不是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可以收服。
 
    眼看张若尘的武魂,就要被木灵本源之气击碎,突然,乾坤神木图自动从张若尘的眉心飞出,向那一团木灵本源之气镇压了过去。
 
    木灵本源之气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,立即冲向地底,想要遁走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乾坤神木图散发出一股刺目的光芒,像是打开了一座空间之门,镇压住木灵本源之气,将它收进了图卷之中。
 
    随后,乾坤神木图飞向张若尘,悬浮在他的面前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伸手一抓,就将乾坤神木图捏在手中。
 
    “居然能够自动将五行墟界的木灵本源之气收走,这一幅画卷很不简单!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欣喜,反而露出凝重的神情,将画卷放在地上,铺展开,仔细的观察。
 
    画卷上,画着一幅气势恢宏的莽荒图录,高耸的山岳,奔腾的古河,险峭的崖壁,在画卷的中央位置,画着一株连接天地的古树。
 
    根据小黑所说,须弥圣僧画的是传说中的接天神木。
 
    画卷上的每一根线条,都是一根铭纹,冰系铭纹,力系铭纹,空间铭纹……,包罗万象,也不知有多少条。
 
    乾坤神木图将木灵本源之气吸收之后,就归于平静,没有出现任何波动,就跟普通的画卷没有什么两样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?吸收了木灵本源之气,不可能完全没有变化。”
 
    画卷上的那一株接天神木像是活过来了一样,树叶轻轻摇晃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。甚至有几片树叶,像是要从画卷中浮现出来。
 
    像是只过去了一个刹那,又像是已经过去几个月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收回手掌,嘴里狂喘粗气,全身都被汗珠湿透,气海中的真气被消耗一空。
 
    一股虚弱感传了出来,张若尘只感觉双眼一黑,差一点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冥想《九天明帝经》,大概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恢复了一成真气,缓过了气,随后,睁开双眼。
 
    “醒了,醒了,终于醒了!”
 
    常戚戚的一张大脸,就近距离的挨着张若尘,看见张若尘睁开眼睛,立即松了一口气,兴奋的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黄烟尘从远处快步走了过来,瞪着一双美眸,有些不悦的道:“张若尘,你到底在参悟什么神图,怎么一动不动的在那里坐了十多天?”
 
    “十多天?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地上的那一幅乾坤神木图,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。